tky

黑历史论吨记

眼镜控的日常自给自足

学姐x容易害羞的眼镜学弟

重发,果然还是只能走评论,麻烦大家重新看噜



——————————————————————

陈海郁一进门被你抱了个满怀,吓了一跳。
他有些没反应过来,伸手带有一点试探意味地摸了摸你的头发,两眼眨了几下。

怎么了?他问。

颁奖仪式才刚刚过去,陈海郁穿着一袭白衣被你牵着手走进会堂,耳边是朋友调笑的嘘声,眼前是恋人红着的耳廓。
你知道他性格内敛,没有腻歪,只是说了句今晚来公寓找你便放开了他。看着陈海郁站在颁奖台上,一众黑白相间的西装之间唯他一身汉服立于其中,意气风发的样子让你欣慰地笑了,他找寻到你,也低头掩笑。

你突然忆起与他相识的过去,那时你作为大二的学姐负责照料新生。由于相貌不错身边很快聚集了一群并不单纯只是问路的新生,你仗着身高优势一边应付着她们,一边在人群中试图找出真正想问路的新生。
很快你发现那个站在人群外围、右手抬至腹部的少年。
他很快吸引了你全部的注意力。那少年五官端正,架着的眼镜为他添了一丝书香气,最为吸睛的是他身着的一袭山水墨画汉服,下摆随着少年的踱步飘飘而起,衬得他身材清瘦。

你向他招手,喊着同学同学,你身边的莺莺燕燕也跟着往他那边看去。那新生听见你呼喊下意识看过来,他好像不习惯过于被人注目,下意识地往后瑟缩了一下。你见状挑了挑眉,挤出人群把他带到相对比较安静的英语角。其实你并不能离开咨询台,但不知为何你想特别关照一下这个令人耳目一新的新生。

“谢谢学姐…”他说话的声音比较低沉,但衬得上他沉稳但还有点少年气的外貌。像是被你盯得有些发毛,不自在地抖了抖肩膀,你于是反应过来把搭在他肩膀的手放了下来。
“你想去哪?”
“唔…请问学姐是否知道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报道地址?”
说话文绉绉的倒是逗笑了我,但更让我关注的是他的专业:
“哦?那就是我的直系学弟咯?”
少年笑弯了嘴角,起初那一点疏远也飘散了似的,问了好多关于专业的学霸啊、学校的规章制度啊之类的。

我才发现他的鼻梁上有一颗微小的痣,镜片后面的眼睛是典型的亚洲眼型,单眼皮眼角微微上翘。平时可能看起来不太有精神,但此时墨黑色的瞳仁折射着耀眼的阳光,偶尔笑起来还会眯成一条好看的波浪,我这个学弟真是越看越好看。

“学姐…?”我看到一只细长的手在我面前挥动,下意识一把抓在手里,陈海郁像是被烫到一样飞快抽回了手,脸红得像煮熟的虾仁。
对了,我刚刚神游的时候得知了他的名字。心里默默鄙视着自己的厚脸皮,挥手和他道了别,于是整个人生因为那个相遇而变得不同。

后面是怎么在一起的呢?不是说我对我自己非常自信,但起码我想追的人大部分都能追到手,而且很快。但到了陈海郁这,我发现我段位还是太低了。(亦或是他实在太楞了)

平时周末我经常会约他出来英语角学习,高挑的学姐和书香气浓重的少年倒也挺引人注目,偶尔有那么一两句流言蜚语传到他耳边烫红了他的耳朵,而我又附身在他耳旁低语了什么,那抹红色变得更加艳丽。

最喜欢待的还是学校里的咖啡厅,我的狐朋狗友听说我勾搭上新来的学弟,非要亲自看看这学弟是什么神仙,能把我抓得死死的不再去跟她们蹦迪。

或许陈海郁真的是怕生极了,他一听到我朋友要来,赶紧把东西收拾了从我的对面换到我旁边的位置,有点责怪我怎么突然叫人来的意思。他认同我,把我当成了他可以亲近的朋友,这个认知让我高兴地喜形于表,刚好被门口的朋友看得一清二楚。

“哎哟,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啊。”
“那是,你哪有嫩草好吃啊"
这俩一唱一和的我忍不住各自捶了一拳,赶紧给她们打眼色叫她们不要再逗海郁了。但她们嘴巴上了发条似的,叭叭叭说个没完,恨不得把我以前的烂桃花都供出来。
我掩面偷瞧陈海郁的反应:他没什么表情,听还是在听的,偶尔拿起咖啡抿一两口,不知道因为苦还是别的什么,眉头微微皱着。

噩梦一般的聚餐终于结束了,我一边抱怨一边把朋友送出了门口,想到刚才发生的事突然有点不敢回头。正想着怎么开口肩膀被轻拍了一下,我回过头。

“学姐走吧”
海郁把我的包递过来,下意识伸手去摸他的后颈却被他躲过了。心想他是闹别扭了吧,我认命心里叹口气,力度有些强硬地掰过他的肩膀将他带到了不远处的操场。

浅蓝转淡黄,天色渐渐暗淡,操场上走着三三两两的学生,草坪上有运动后精疲力尽休息的球员,也有打着太极拳的社员。这对我来说早已习以为常,对于海郁来说却是新鲜的体验。他一扫先前在咖啡厅里的静默,带着点小好奇问我怎么加入社团。心想大概是我会错意了吧,于是特别踊跃地回答他的问题。

于是又沉入寂静,只有我们脚踏软跑道的声音,约摸快走了一圈。他才低低地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楚,往他那边凑近过去,他有些乱了阵脚,声音提高了一些:
“你是…你喜欢女生吗?”
我被他问懵了,一时间没回答上来,他当我是默认了又继续问到:

“刚刚那个戴眼镜的学姐……是你的前任吗?”

“想知道?”
我模凌两可回答,想看看他的反应,他倒是一反从前的内敛轻轻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牵他的手,也这么做了。把他纤细的手指一根一根勾住,再整个包裹起来,他吓了一跳想要收回,我加重了力道,于是他就放弃了。

“我不是同性恋啊”

“因为我喜欢你”

“……!”
我注意到他磕了一下,伸出另一只手把他护在我怀里,身上淡淡的香皂味让我舍不得放开他,但看到快要红到爆炸的耳朵还是松手了。
他小小声说了句谢谢,手指推了下镜框,露出有些颤抖的睫毛。这时我才想起来,我明明是喜欢比较外向、阳光的男生,但他分明长在了我的心上。

当晚他并没有回复,只是到了要分开的时候,眼神躲闪却微笑着说希望我能陪他考研,这就足以证明一切了。

……

“你喝了酒?”


(康康评论8)

无题

私设多请谅解!!


本来对话是粤语但是怕有朋友看不懂就改了,说得有人看一样(流下冷圈的泪水)


——————————


“venus。”


“你喝醉啦……”


佐治试图推开把他强势摁在床上的池子孝,差不多使了全身的力气,却发现怎么都推不开撑在自己上方的人。

池子孝的脸红红的,眼睛眯得细细的,模模糊糊映入眼帘的脸也是泛红的。明明只有自己喝了酒啊?难道Venus也喝了酒吗?那可不好,喝酒伤身体啊。


“venus……嗝、你为什么喝酒啊……跟我一样不开心吗?”


一边问还一边把脸凑近,呼吸出的酒味喷洒在身下人的脸上,晕出一片不自然的红。佐治压下心里那点心猿意马,撇开眼睛道“我不是她,你认错人了。”

无视他的话,嘴唇没有任何征兆地贴上了佐治的嘴唇。磕磕绊绊地交合又分开,说不清是谁在颤抖。佐治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每当他听到一声声池子孝喊出来的venus,心都更冷一点,却又放任喝得烂醉的人将舌尖渡进自己的嘴里。


次日灼目的阳光洒在青年常年劳作晒得有些黝黑的脸,眼睛翻了翻数次总算扛过那股宿醉劲,按压着酸胀的太阳穴池子孝起了身。手掌所到之处皆有一阵温度,说明有人在自己身旁睡了一晚,刚走了不久。


“venus……?”


池子孝不顾头痛欲裂,套了件外套就冲出门口……


“有没有见到venus啊?有没有见到venus啊!”


从出门口到下楼,一路上遇到的朋友都问过了,最后总算得知“好像在饭堂”顺便收获了一个奇怪的眼神就直出大门。由于跑的太快心跳得快要耳鸣,然而当他跑到饭堂外巨大的落地窗前,心脏好像停止了跳动。


池子孝看到他的女神,他的venus,牵着另一个男人的手,排在长长的队里。她身高不高,却十分瞩目。


是啊,分了手来着,拿着自己给她买的包包,饰品,头也不回地走了。那昨天又算什么?没等脑袋做出什么反应,他的腿已经朝那两人大步迈去。

Venus一回头就看到池子孝朝这边走过来,面色不善,翻了个白眼又转回去。池子孝那一股怨气倒是一接近她就散了,故意挤开牵着的手插进两人之间喊她。


“venus……”


“我们好像没什么好谈的了吧,分手就分干脆点嘛。”

说完又牵回自己男朋友的手。

“昨晚你是不是来我宿舍了?”

池子孝吞了吞口水还是问了出来,venus闻言张大了她浅色的双瞳,长睫毛一闪一闪却再也无法让池子孝动心,或者说不能动心,她身边的位置已经没有空缺了。


“你疯了吗?乱说什么啊……”

说完竟是不顾已经排到第一,拉着一脸怀疑的男朋友走了。徒留池子孝一个人站在原处,直到同样来饭堂吃饭的金城安和朱凌凌发现了他。


“喂阿孝,一个人啊?一起吃饭啦。”

金城安勾着朱凌凌的肩膀给了池子孝一拳,平时应该会回过头来笑骂一句的人却没有回头,两人心生疑惑。

“酒还没醒吗?要不要去给你买点橙汁解酒啊?”朱凌凌这一番话倒是惊醒了池子孝,他们是怎么知道昨天自己喝了酒的?那肯定也知道是谁送自己回宿舍的吧。


“不用了,你们知道谁昨天进过我宿舍吗?”

“我和00……”“对,还有佐治啊,是他叫我们来阻止你喝酒的来着。”

佐治,池子孝怎么能忘了他,分明是一个宿舍的,今早看到旁边的床空着就应该意识到啊!佐治怎么会让女生进自己的宿舍还睡一个晚上啊。完全错了,他一开始就错得很离谱,昨天同床的不是venus,而是在醉酒时一直安慰自己、忍受自己一切暴行的佐治……


走回宿舍的路上突然变得好长,漫天的阳光好像怎么都晒不到他身上,思绪一点一点地涌上来……曾经的佐治骄傲自私,却在某个时间段开始变得慷慨。就在昨天自己哭喊着不想失去venus的时候,一只带有温度的手一下一下抚摸自己的后背,连带着平时看似狂放不羁的乱发都像佐治低垂的眼眸一样显得柔软起来。池子孝知道得太晚了,原来在自己追求着女神的时候,已经有个人在他身后追了很久很久了。


“佐治……”


池子孝没有料到,打开门的那一瞬间还能见到佐治。桌边站着人,消瘦的身躯藏在西装下,手指还捻着书页,听到有动静便转过身来,是熟悉的黑框眼镜。


“阿孝。”


堆起一个破碎的笑容又匆匆转身,池子孝望见他躲闪的眼神有些不忍,反手关上了门生怕一个不小心又让人跑了去。

“佐治,昨……”“没事的,不过是些玩闹罢了,我不会放在心上。”


“我们是不是做了?”


刚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的佐治被吓得呛咳了好一阵子,池子孝愣了一下跑过去拿纸巾帮忙擦,没一会手就被打开了。

“你蠢吗?怎么可能……”

眼眶还蓄着呛出来的泪水,脸两边也是红红的,池子孝明明没有很用力的擦啊?

“就算你是这么随便的动物我也不是。”佐治泄愤似地大力擦着自己的领口,池子孝却笑了,他的毒舌佐治又回来了。


“刚我见过Venus的男朋友了。”


“所以你打算放弃了?”


“嗯,要缓一段时间才能走出来吧,你介意等我一下吗?”


“我等你?”


“等过段时间再和你拍拖啊,还愣着干什么,脱衣服我帮你拿去洗,还是说你喜欢穿咖啡味的衬衫啊?”



End.


有……有没有大佬动笔……

30好几的教师讲话很小声还容易被气哭什么的我好了

回忆录

农场主x哈维前提
流水账+有滑板车注意
有私设

本文只为表达对哈维的爱意
哈维真的是天使吧

————————————————————————

当你来到这个镇子的时候,很难不注意到那位身材高挑、被称作哈维医生的男人,由于一直待在诊所里,他是你最后一个打招呼的镇民。
 

你向别人打听了他最爱的东西,特意跑去沙龙给他买来了咖啡,又拿来妈妈给塞的腌菜送他。哈维有些窘迫,说了句这些不太健康,还是微笑收下你的礼物。你发现他不怎么和你对视,疑惑地走下楼去,回头却发现哈维满脸欣喜地把腌菜放进冰箱,里面塞满各式各样的腌菜。

日月更替,镇子里的人都感到诧异,喜欢站在广场八卦的乔迪和卡洛琳似乎没有注意身旁骑着骏马呼啸而过的身影,你一句我一句地把大家饭桌上调侃的东西搬到台面上来讲。
“新来的那个农场小伙子好像在追求哈维?”
“还不够明显吗?天天都看到他在诊所附近晃悠,都快把家搬过来喽。”
“哈哈,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是哈维呢,明明年纪都……”
“是啊,我家阿比多好……”

你摇了摇头笑了,你知道在她们心目中的哈维是沉闷的,满脑子只有诊所的工作狂。但只有你知道他向往蓝天,向往飞翔,会因为你不经意的一句话跑去剃掉胡须,是一个一边唠叨你要营养均衡、一边爱吃腌菜爱喝咖啡微波炉转个不停的小医生。这些,都只有你知道。

有一天风和日丽,哈维邀请你和他一起乘上热气球,那对于你来说是非常新鲜的体验。不只是因为可以看到鹈鹕镇美丽的全景和在不远处若隐若现的祖祖城,还有身边只对你表现出脆弱一面的哈维,你看着身边因为恐高靠在你身上瑟瑟发抖的高大男人,心下一动,忍不住在粉色的天空里吻了过去。而他原本紧紧抓着你衣领的手,绕到后面去环住你的脖颈。

大雨的午后你送给了他具有象征意义的贝壳,于是在后面几天,你们结婚了。
哈维紧张极了,你知道的他一直都害怕人群,因此把他又拉近了些。小医生脸红红的靠近你,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到
“我很闷、又不年轻、还……”
剩下的言语被你用嘴唇封住,耳边是雷鸣般的掌声。
当晚他搬了进来,跟你睡在同一张床上,他保持着侧姿望着你,脸上的笑意越发明显,他自言自语地说,我一定是在做梦吧。

冰箱里放着好多生鱼片,平时用来做早餐用的,今天打开冰箱发现贴满了“unhealthy”的标签。第二格却放满了腌菜,你还认出来有几瓶是你送给哈维的,还没来得及发牢骚回头一份发着热气完美早餐送到了你面前,还有一个吻。

阿比盖尔的生日,女孩特别喜欢吃蛋糕和与她发色相衬的紫水晶,碰巧你的仓库有这些东西,于是一大早撸起袖子研究做蛋糕的食谱。第二天早上哈维罕见地比你晚睡起,埋在被子里声音闷闷的:你居然给她送了礼物……

日常下矿,洞穴里僵硬的矿石和神出鬼没的怪物让你心身疲惫,好在今天的收获还不错,推开门看见男人迷迷糊糊地探着眼镜,说要给你按摩。
明明脱了上衣被按摩的是你,脸红心跳的却是他,灵活的双手在你身上颤抖着,好多年过后也是如此。

花舞节,他会紧张却带着期待地望着你,说你会邀请我吗?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在舞会上你走向了他,又会说等了你一个下午,等得快急死了。

万灵节,他知道你爱在迷宫里乱转悠,特地找了一个没有人经过的小巷,只为等你找到他的时候给你一个吻。

关于那档事,你们是鲜少有的,一是因为哈维实在太忙了,二是他实在太害羞了,但一旦你们干柴烈火,他绝不会退缩。
“终于没有胡须扎了。”
“你要是……嗯……喜欢的话……我再留啊……哈……甜心?”
“还有心思开玩笑?看来是我不够厉害了。”
“你很厉害……如果我能给你生孩子……唔……”
“乱说什么/////”

还有很多的小细节都被你忘却,但是那些他说过的如果,你是绝对不会忘的。

如果我能早点遇到你就好了,虽然现在也不算晚。

如果你不来,无法想象没有你的日子我会多么寂寞,谢谢你把我解救出来。

如果我能跟你一块下矿,你就不会晕倒了。

如果明天天气好,去诊所我给你体检一下吧。

如果你要散步,记得告诉我一声哦。

如果我再年轻一点就好了。

如果你不喜欢我了,请一定要告诉我。

可是又怎么会有那样的一天呢?



End.

今天又是舔屏的一天
山水少年咋哪都好看,手也好看死了TT
这衣服是为他量身定制的吧太有气质了TT

半夜扣糖(x)
身高差也太棒了吧
p2345简直调情现场

大家快去看看若虚的直播回放吧!!看看可爱的山水少年

*真的就是我的梦

——————————————

第一次见面他对我说:

“哥哥好。”

那年他15岁,就读初三的年纪,是我朋友的表弟。乖巧地为我们添水,默默听着我们的对话。得知我读大学双眸闪了闪,又灰暗下去,我打趣问他以后想读清华还是北大,他却摇了摇头说:“不读大学了,我想读航空。”

我诧异,问他是不是真的想好了,男孩点了点头,说那是我的兴趣嘛。

大概是我朋友嘴漏风吧,他的单亲妈妈知道后很是生气。又是浪费钱又是没出息的训,当晚果不其然他就来找我了。

“他怎么这么粘你?”朋友不解,我耸了耸肩表示不知道。

花园有一条悠长的坡道,晚上路灯间隔远明现明灭,天气又转凉,冷风一阵一阵的,路上除了三三两两的野猫没什么人。他嫌冷,一路抱着我的手臂不撒手,我只他是弟弟,便由着他去了。一路上不算有说有笑,但起码不尴尬。

直到我俩经过一张长椅,他拉我坐下,两只大眼睛望着我。虽然我知道这样可能不太合适,但我还是想说:他的眼睛像女生一般好看,睫毛很长,被冬日的灯光打下
一片阴影,浓眉又弥补了过于女性化的不足,衬得眼睛格外有神。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的头一偏就靠在我的肩膀上,双手紧紧地抱住我的胳膊。女生本来发育就比较早,虽然我不算高,但比小4岁的他还是高了一点,看起来怪别扭的。就好像…好像咱俩性别互换了似的。

送他回家时他就陷入了沉睡,在他妈无奈的注视下把他扶进了房间。他很瘦,很轻,不特别费劲就扶上了床。
看着床上那人浅浅地呼吸,我明白他大概是喜欢我了,可惜…我叹了口气正打算走出房间,就听到身后轻声的呼喊。

“姐姐…”

我坐了过去,低头试图听清他想对我说的话,却被他拦腰抱住,像溺水的人看见浮木一般。

“再陪我一下好不好?”

他看到我脸上毫不掩饰的怒气,慌张地把脸埋在我的衣服里。

“我知道你要去留学了,能不能…”

很显然我用动作代替了回答,我试着用手轻轻扯开他的手臂,却纹丝不动,要知道打球的我力气肯定比他大的,只是用不用力的问题。看着他柔软的头发,还有刚才那双眼睛凝视我的时候,或许…

“我给你倒了杯水。”

触电一般我用力挣脱了他,努力忽视掉他脸上受伤的神情,我离开了房间拒绝了阿姨的好意,关门的一瞬间听到身后的那声姐姐,是带着哭腔的。

留学的那一段时间我忙得不可开交,和其他混日子的不同,就连吃饭上厕所都在学习。连旧朋友都不怎么联系,甚至快要忘记那个男孩,除了那双眼睛,还有那声带着哭腔的挽留。

趁着新年我回去了,朋友看着我一头染了棕色的长发一脸惊讶,一时不知道应该吐槽我留长的头发还是骂我太久没联系她好。氛围太好但总有一些奇怪的地方,我闭眼想了想,扭头问他:

“你表弟还好吗?”

“他啊。”她甩了甩沾了水的手,漱漱漱手法熟练地切着菜。“我微信上跟他说了你回来,估计一会就到了。”又笑到“嗨,你一会见到他估计都认不出来。”于是记忆中那双眼睛又晃了晃,令人心烦。

霎时门铃就响了,朋爸准备着打火锅的汤底,朋妈高高兴兴地去开了门,不一会那边就热闹起来了,我忍不住探头观望。
门口站着一高过朋妈半个头的青年,低着头轻声寒暄着,朋妈替他拎过两袋水果从我身边进去,他便注意到我了。

“姐姐。”果然是男大十八变,他朝我走过来,粗略一看比我要高上半个头,笑着露出虎牙,长手长腿搭配十分好看。
不知因为有些生疏还是愧疚感,我有些不敢直视那双闪着光点的眼睛,说了句进去吧就兀自迈开了脚。身后的人先是一愣,也跟了上来。

市里新年气氛浓厚,朋爸朋妈边吃着碗里的肉边看着电视里放的小品,朋友猫吃一样小口小口地吞着菜,手机和别人聊得热火朝天,不知道聊到什么低声笑着,那菜又滑了出来。
我看着犯恶心,撇开视线百无聊赖地到处扫着,这一扫就扫到了对面。
只见他默默地拿着碗一口一口勺着饭,脸都快埋进碗里了,眼睛却是一直看着我的,就算我看见了,也不曾移开过。他望见我皱着眉,有些沮丧地垂下眼睑,其实我并不是生气,只是有些疑惑罢了。

为什么我做了那样的事,还能继续喜欢我?

一股无名火就烧了起来。

饭后我把他拉进书房,用力地压在墙上,一手过于用力捏皱了他白衬衫的领子,另一只手却慢慢地扯出他的衣摆,握住精瘦的腰。

他被冷得颤了颤,连声音都有些不稳:

“姐姐…我真的去了航空。”

谁在乎这个,我抬起头有些凶狠地瞪着他黑暗中泛着微光的眼瞳,连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他有些不满地动了一下,看我瞪他又垂下眼睑。

“看着我。”

他的眼皮动了动,有些委屈地抬了起来。
看他这幅样子,与少年时的那副模样重叠,我反应过来自己有些无理取闹,放缓语气问他。

“你还喜欢我?”

他咬着嘴唇点了点头,环着我后颈的手用力收紧了些,生怕我又要走。

“万一我有了男朋…”

“我一直在等你…”眼睛湿润着快要落泪一般,我心又软了些问他要是我不喜欢他呢?他的眼睛又湿润了一些,摇了摇头有些绝望地说:不知道。

“是我太自私了…我不应该叫你别去留学的,对不起…”

看着眼前爱得卑微的小男孩,在应该朝气蓬勃的年纪,他却小心翼翼地收敛着光芒。怎么就这么惹人疼呢?出于安慰摸了摸他的腰部,手掌摸到的肌肉却软了下来,抬眼一看那人早已进入了状态。

“姐姐…”我仰头用舌尖点了点他脸上的一颗痣,他有些羞怯地颤抖着睫毛,说话都是用喘的:“你也…唔…喜欢我吗?”

我再次用行动代替了回答,笑着将手滑进他身后的裤子。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