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y

喜欢大自然

交可怕的网友需谨慎……(9)下

走链接吧……这里有你没看过的床新版本

https://m.weibo.cn/6649548582/4275086376247885

交可怕的网友需谨慎……(10)

10.

果然不是错觉。

自那天后廖思杰神游的次数越来越多,脸上的表情让她感觉陌生,像极了他在餐厅里的那个样子。

袁平不信廖思杰真的这么乐天,真的不信,同居了这么多天看在眼里的都不是假的。 她见过拿着手机在大厅发呆的廖思杰,也见过躲着自己、声音激愤打着电话的他。可爱的眼睛与往常不同凌厉吊起,躲在远处的袁平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以至于不确定眼眶下的红色是不是自己看走了眼。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终于忍不住在一次晚饭后打开天窗说亮话,当时廖思杰正在收拾,被她问得一头雾水,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了她,只好说:

“中午我没洗碗……好吧我偷吃了你的钙片,就想尝尝什么味道而已……”伴随着第一句话的出口袁平脸色越来越难看,求生欲极强的廖思杰只好说了一个他认为最严重的事情,结果情况丝毫没有好转。

敢情他自己都不知道错在哪里啊,袁平叹了一口气拿走他手上的碗拉到沙发好好坐着,寻思自己应该从哪问起:那次事后为什么哭?前几天的电话?他从未提起过的家人?不知道。

袁平叹了口气,廖思杰看她这样也跟着低沉下来,却仍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当他想说点什么讨好袁平时,却被对方抚摸脸颊的动作打断了:

“你前几天跟谁打电话,怎么哭了。”

廖思杰闻言一惊,故作轻松回到:
“就我爸……没什么的。”鬼才信啊,没什么那你哭什么。敢情他还是不肯跟自己说实话啊,只好哄到:
“知道了,你也别想太多,我就是好奇问问。”

“袁平你听我说。”像是被嫌弃似的紧抓着她的袖子,廖思杰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孩一样解释着:“你先听我说……我想告诉你……但是……我想自己在你心目中是完好的,我会告诉你的……只是没到时候,好吗?”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袁平还能说什么,反倒是很心疼他了,反手轻握住他的手无言点头。

tbc.

交可怕的网友需谨慎……(9)上

额太长了只能分开发,懂的

交可怕的网友需谨慎……(8)

8.没有标题哇

其实袁平一直寻思着给廖思杰换一副眼镜。

既然他送了自己一条裙子,怎么说也得回礼不是?更何况那副古板老土的黑框眼镜真的拉低不少他的颜值……这么想着,袁平咬着吸管看向旁边的青年。

廖思杰好像在反复确认着什么,一台手机跟朋友聊天,另一台时不时拿起来看两眼,余光一瞟发现是X宝的页面,想再凑近一点的时候手机却被收了起来。

“你在搞什么小动作……”袁平挑了挑眉,却也没打算深究,反倒是廖思杰心虚了起来,嗓音都带上了微不可闻的颤抖:
“买新衣服嘛……你也知道我发的帖子,就打算顺便给你买一件。”

单细胞如袁平,可能是脑子进了奶茶,半信半疑点了点头就将这件事抛之脑后。嚼了几口珍珠才想起来想买眼镜的事:

“唉,出去玩呗?”

“啊……?行啊!”

————————————————

这还是袁平第一次约廖思杰出门,也怪不得他那么兴奋,拿着钱包就嚷嚷着要买东西给袁平。实在受不了,到了某个拐角,袁平一把抓住兴奋的大型犬摁在墙上,有一种训家犬的既视感:

“不是说了不让你再付钱了吗……我有钱……不需要你养。”

这话不假,在袁平的城市里插画师还算吃香,工资乐观,再说她一直都是一人生活,完全不用担心手头紧这个问题。而且老让廖思杰付钱……怎么有一种……被包养的感觉??

“可是我喜欢你啊……就想给你买东西……”委屈地顶了顶眼镜,廖思杰做出了与身高极其不符合的撒娇表情。

“走吧,我带你去买眼镜。”袁平才不会说她被萌到差点不能自己,廖思杰被牵着手哦了一声就傻乎乎地跟着走了。

袁平认为廖思杰的眼睛好看,因此不用多说粗框的眼镜全部pass,留下的都是如今比较火热也比较好看的细边眼镜。廖思杰自从戴了这副眼镜就没再去过眼镜店,此时也显得有些感兴趣,随手拿起一副金丝边眼镜问道:
“居然还有这么细的眼镜吗?好容易坏的感觉啊。”

“这副不适合你,太古板了。”看到颜色时当场就被袁平忽略掉,拿起一直握在手里的另一款细边眼镜踮脚戴在他高挺的鼻梁上,廖思杰也配合地低了低头,远看竟也毫无违和感。

没有镜框的阻挡显得廖思杰整个面孔清爽起来,那双黑眼瞳略显紧张的四处张望,就是不敢直视面前一副呆相的矮个子。一向闷骚面瘫的袁平鲜少扯动嘴角,此时却露出了廖思杰觉得过于珍贵的笑容:

“好看。”

对于自己来说,这就是天大的赞赏,也是
漫长追逐里最大的回报。

“怎么一直在傻笑啊…”廖思杰惯例晚上在袁平家蹭饭,当然是自己下厨就对了。吃饭期间他也不动筷子,就这么看着袁平,偶尔还发出一两声痴笑。袁平实在忍不下去,当即塞了一颗西兰花到他嘴里。

“?!”还没明白袁平意思的廖思杰以为是投食play,得寸进尺过去蹭别人,被袁平摁回原位凶到:

“能不能好好吃饭?啊?”能不能别老粘着我,啊??

“我就是……”还没来得及反驳被一声铃声打断,看了眼手机屏幕的廖思杰咬着勺子兴奋到:

“我买的东西到了唉!”

tbc.
下章开车嘻嘻

交可怕的网游需谨慎……(7)

7.X宝是个好东西

最后他俩搞上了吗?当然没啊,被袁平以矜持为由果断拒绝,还残忍地把廖思杰推出她的房间。

啊……又是普通的一天,谁叫自己栽她身上了呢,只能忍忍啦~廖思杰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灰溜溜地上楼回家。

两人各有各的烦恼,不喜欢干那档事吗?不是吧,廖思杰自然不用说,那袁平又是为什么呢?——还不是因为没有XX啊?!像她这种整日沉浸在自己工作上的臭阿宅自然对那种事情毫不了解,更不用说假XX这种东西的存在了。其实她也很想让廖思杰开心,也明白那档子事对情侣来说地位显著,更何况……

更何况情│动的他真的很棒,之前那次乌龙由于是第一次、又比较被动的原因,没怎么能好好看看他情动的样子。只记得肌肤贴合时从另一个躯体传来的震颤和耳边若有若无的喘息……真想好好看看他的脸。

这想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工作狂泄愤般咬了几口西瓜又投入到自己的工作里去,当然专不专心就是另一回事了……

另一间房子也想着差不多的事,你以为他真的这么乖回家就断了念想了?不存在的,廖思杰在性│冷淡风格的房间里看着电脑屏幕,近看原来是在看X宝,再近点你会发现都是不堪入目的……假XX……

这个颜色不好看适合她……这个尺│寸太大估计吃不消……这个……好像可以?傻高个高高兴兴下了单还顺手买了一点“别的东西”,乐呵呵跑出去找狐朋狗友玩去了。

怎么大热天的打冷颤呢……某工作狂想。

tbc.

交可怕的网友需谨慎……(6)

6.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他到底做什么工作啊?                                                                           

从小喜欢搞艺术的袁平自然走上插画师这条道路,平时在家里也就闲来接稿忙来画稿,自由的时间很多。偏偏她又不爱出门,总闷在家里,也就和廖思杰确认关系后才老被约出去。

所以为什么他这么有空隔三差五约我出来啊……袁平舔着自己肯定不会买的金箔雪糕想着,悄咪咪瞟了一眼付钱的棒球服青年。心电感应一般廖思杰收好钱包回头问她:
                                                                           
“好吃吗?”“还行吧,你给我买个小布丁我都觉得好吃。”廖思杰苦涩,摸着她的头说到:“以后我养你,你就能经常吃到好吃的了。”“哦?”三两下解决掉雪糕,接过他递过来的纸巾回应到:“那倒不必,我有工作啊,话说回来你做什么啊?”                                                                           
                                                                           
“我啊。”                                                                           
                                                                           
“没工作啊。”微笑。
                                                                           
袁平惊,连忙问道:“那你的钱哪来的……”难道还在用家里人的吗?廖思杰从10岁左右就开始跟着父亲,家里开了一间工作室,再大点的时候已经升级成了公司上市。当然现在什么样子他就不知道了,当初没有经过同意拿了一笔钱独自生活,廖思杰觉得自己没错,毕竟是那个男人亏欠了自己,找了那样一个疯女人做自己的母亲。                                                                           

这些又怎会告诉袁平呢,不想让她接受任何一点负能量啊。想她开心,想她不为自己担心,廖思杰故作轻松搂住她的肩膀往前走,压低声音哄骗她:“现在刚起步嘛……再说以我的人脉和能力找工作还不容易吗?实在不行就你养我呗?”                                                                           
                                                                           
“说话好好说你别往我耳边吐气呀。”袁平揉了揉发红的耳尖没好气地拉开距离,加快步伐去按了电梯,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廖思杰的话。                                                                           
                                                                           
“想得美!”
                                                                           
“哈哈哈好好好,想得美……”
                                                                           
——————————————————
                                                                          
那条价格昂贵的碎花裙到了。

六月份中旬的某市已经开始热了,袁平啃着西瓜在空调房里赶着她的画稿,突然视线里出现大块的墨绿色,像赶苍蝇一般说着别闹就把这条“破布”扇到一旁。
                                                                           
“不喜欢吗?”廖思杰有点委屈,摸了摸舒适的料子暗沉下来。今天自己一大早收到信息急急忙忙就下楼拿了,早餐都还没来得及吃。带着愉悦的心情拿备用的钥匙打开了门还打算给她一个惊喜,现在却看都不看一眼,实在是很受伤。
                                                                           
这下袁平才反应过来,跟男朋友比工作什么的都一边凉快去吧,连忙抱了抱受了委屈的大型犬安慰到喜欢喜欢,这才拿起那条裙子观察起来。                                                                           
                                                                           
……                                                                           
                                                                           
                                                                           
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弄个头发什么的了,不然还配不上这条裙子……因为穿着没有袖子的衣服和短裤,袁平直接套在了身上,难得害羞地问了一句:                                                                           
                                                                           
“还行吧……?”                                                                                                                        
                                                                                                                      
“好看……”这两个字是发自内心的,廖思杰很爱她,因此她穿什么都好看。只要你喜欢一个人,也是同理的,当然她不穿最好看,想着想着身体竟有些发热,难耐地如同外面的热浪。                                                                             
                                                                                                                           
“我都有点忍不住了……”       
                                                                           
                                                                           
tbc.

交可怕的网友需谨慎……(5)

5.闷骚和透明人

                                                                           
“话说回来你在哪读书啊?”扒了几口饭袁平咬着筷子抬头问他。“和风中学。”“唔……我以前也读那,你才初中文凭吗?”她果然不记得我呢……廖思杰暗自苦闷,一手撑着下巴:“不啊,大学文凭,只是那个学校让我印象比较深刻。”
                                                                           
对,印象深刻,袁平气得差点咬断木制的筷子。要说袁平沉闷的性格也不算是天生的,自从初二分班后就往闷骚这条路一去不复返。初中可以称得上是校园暴力多发的时期,她的2班自然也不例外,可能是小时候杀的蚂蚁多报应来了,恰巧分到一个妖魔鬼怪聚集地。                                                                         

有人说:你安静如鸡不就行了吗,人不犯你你不犯人,可是人家乐意你又有什么办法呢?如袁平一般几乎不和同学打交道的人,也躲不开这场“考验”。
                                                                           

“画得真丑。”
                                                                           

闻言袁平翻了一个白眼,刚好因为手机反光被李媛看见,当时就拽住她快要及肩的蘑菇头把她拽了起来。“我们出去玩玩吧?嗯?”说着就要不顾同学阻挠把袁平往班门口拽,谁知她一手紧抓桌角,一手反拽李媛的马尾狠拽。当时那女的直接眼眶通红,尖叫一声被摔到讲台。

“就你会拽头发是吧?”袁平冷眼望着瘫坐在地上抽抽噎噎的李媛,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转身回座位“他妈的闲着没事干。”一时间班里只剩空调吹动的声响,随后就是如雷鸣般的掌声。                                                                       

相当厉害啊,廖思杰闻言一笑:“我当时也懵了。”“唔?”“哦……我是说看不出来你以前这么厉害。”察觉到自己失言的廖思杰极为僵硬地转移话题,抬眼只见袁平专心吃着饭,偶尔抽张纸巾擦擦嘴,暗自舒了一口气。                                                                     

                                                                          
原来廖思杰早已见过袁平,就在和风中学的2班——他们两同班。初中的廖思杰远不如现在出众,朴素的校服和不爱讲话的性格注定他只能是个透明人。做过最多的事要么是一手撑着下巴看风景,要么是独自一人去小卖部,从来都只是一人来往。原因是他觉得班上的女生都是傻逼,男生也是一样,主要和自己的童年有关。

闷骚和透明人又怎么可能相交呢?偏偏就因为李媛这事引起了廖思杰的注意。当时他依旧看着窗外那棵杨树,突然被身旁一声巨响吓了一跳——是一个叫不上名字的人被另一个叫不上名字的人拽了头发,然后反击。                                                                     

果然只有蠢货才会搞这种无聊的校园暴力……廖思杰见得多,却第一次看到有人敢反抗,而且还把对方弄哭了。他仔细端详一番那个蘑菇头女生:个子不高,长相还算清秀,脸上因为生气而发红变得生动起来。正当其他人都惊讶的时候,廖思杰却暗自笑眯了眼,挺可爱的一个女生啊,他想。                                                                           

                                                                          
                                                                           
tbc.

交可怕的网友需谨慎……(4)

4.啥都不会干和啥都会干

阳光小镇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区,最大的楼房也就100平方米,甚至有点旧。当初廖思杰说要搬过来时袁平还担心他住不惯,小寺庙难容大佛,但现在两个星期过去了这个富家子弟看起来住得蛮开心的,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吧……

“你的衣服都太一般了,换掉吧?”
廖思杰已经尽量用一种没那么伤人的说法来告诉袁平她很土,试图掩盖自己嫌弃的表情,然而只用两只手指捏着烂大街的白T就能看得出来。袁平已经开始后悔接受他的告白了……以后一定会被嫌弃死吧……

“我给你买吧?你看看这些你喜不喜欢?”脸一般大的屏幕突然出现在视线里,袁平随意扫了一两眼,好像是某品牌新出的碎花裙,嗯嗯啊啊就应付过去。廖思杰好像很开心,嘿嘿笑了两声下单就把手机扔在一旁走出房间。

啊,还没走看价格呢。袁平粗略收拾了一下某人随便乱扔的衣服扫了一眼屏幕,随后一脸煞白跟着走出了房间,还是那句话,有钱就是爷……

厨房传来好闻的香味,站在门口窸窸闻了两下——蛋炒饭?廖思杰怎么知道她喜欢吃蛋炒饭?不……说不定只是巧合呢,毕竟几乎谁家都会蛋炒饭。搓了搓手掌往厨房探头,廖思杰背对着自己翻炒着黄金色的米饭,偶尔摘下沾着水雾的眼镜擦擦再戴上。是呢,几乎都没怎么认真看过他的眼睛,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从背后抱住穿着黑色衬衫却系着粉色围裙的青年。

“?”不意外青年转过头来,镜片后是略微有些惊诧的神色,很快又换上熟悉的微笑:“很快就好了,再等等吧?”好不容易够到他肩膀的头摇了摇,说了一句不急就出了厨房。

一个人呆着是最容易胡思乱想的,这也不怪袁平。你说她一平平无奇的女生吧,怎么家里就招来了这种大佛:衣品好、有钱、又高又好看还啥都会,完完全全就是自己的反面例子。于是廖思杰拿着蛋炒饭出来就看到她颓废的身影,挑了挑眉放轻脚步走了过去。

“不喜欢?”坐在对面的廖思杰趴在桌子上望着她,像是一只做错了事怕被惩罚的犬类一样,抱着看吧果然是巧合这种想法袁平摇了摇头动起了筷子,好吃——!
“这么好做的东西都做得这么好吃,你真厉害。”嘴里塞得满满的含糊不清说到,美食当前一直低着头的袁平自然错过了对面一直没有起筷的人的表情。

事后回想起来,大概是极其宠溺、仿若深爱已久的模样吧。




tbc.

交可怕的网友需谨慎……(3)

于是又到了愉快的发图(shang che)时间:)

交可怕的网友需谨慎……(2)

2.五月徒伤悲

早早袁平就来到昨天约好的地方——是一家比较有名的咖啡厅,听说这里网红最多,东西好吃(同时也很贵……)正好遇上五一劳动节的假期,人流量奇多,暗自庆幸自己提前来了。

Y真的是一个很健谈的人,也很会替人着想。早在袁平说自己到了的时候,不断报道自己的行程:

“啊你这么快吗,等我一下,很快出门。”

“大概还有15分钟到吧,不好意思红灯才有时间回复你~”

“我现在找停车位,马上马上~”

“到啦~”

一语惊醒梦中人,袁平一抖抬头看向门口,进来了一个……嗯……不怎么好看的非主流……

天啊,千万不要是他……

“袁平,你在看什么?”
一个低沉却明显兴奋的声音在身旁响起,惊得袁平一个转头,好高……

入眼的人估计就是Y了:粗略估计一米八快一米九的高个子。袁平神经质地往后退了一步,却看得更加清楚了——明明天气早已经回暖了,青年却戴着一顶黑色的渔夫帽,连带着一看就很热的风衣也是黑色的手上脖颈上戴着大大小小的装饰,原本就很白此时更有一个鲜明的对比。

等等……他是怎么知道我是袁平的?

一只手在眼前挥了挥,袁平没有回神,只是把视线从整体转向他的脸。帽子很大的缘故几乎整个脸都被阴影所遮盖,不,最关键是还有厚重的、挡住眉毛的刘海和几乎挡住一半脸的黑框眼镜。这么看去仿佛他的脸是由黑色的帽子,刘海和眼镜所组成的,还有那双镜片后深不见底的黑色眼眸。

太好看了吧……自己站在他一旁简直像佣人一样不起眼,抛开颜值不说,身高也是完全不够看的,仅仅到对方的肩膀罢了。
“他会不会很失望啊”“好想挖个洞钻进去”诸如这样的想法涌上心头。

“干嘛这样看着我,喜欢我吗?”与沉稳的外表不同,Y说话的方式格外俏皮,反差加上话里的内容听得袁平一愣一愣的,好不容易反应过来说了句吃饭吧就重新坐下。

Y见她反应冷漠咬了咬嘴唇,没说什么也跟着坐下看起了菜单。期间袁平听到身边传来议论他们的声音,甚至还有大胆的女生过来找他要联系方式,却被一一回绝:

“不想给你,对你没意思。”

他说这话时声音冷得能出冰渣子,表情也是如此,甚至没有抬头看对方一眼。这是刚刚那个说话连尾音都在兴奋的人吗?袁平奇怪地往后仰了一点,不意外看到那女生愤恨的表情——这么个土包子都能做他女朋友,为什么我不能,袁平从眼神里接收到这样的信息,但是妹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啊喂……

吃了一顿贵格不饱的饭,期间又恢复成那个热情的Y,袁平不禁奇怪地看多几眼身边并排走着的“杆子”,还收到一个“刚刚那个人不是我是另一个人哦”的甜腻笑容。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啊,不好意思我都没跟你说,我叫廖思杰,很土吧。”说到最后露出一个与身高不符合的羞涩笑容。

“不土啊,我倒是觉得我的名字才土……”这话不假,袁平一直嫌弃自己的名字,男性化不说还烂大街,但是无处倾述也只能烂在肚子里,此时廖思杰一提才好不容易吐槽出来。

“不啊,我觉得你的名字很好。”你也很好,当然这句话他是不敢说出口了,只怕太急把袁平吓跑了,自己没地方哭。

“……额谢谢,那等会去哪,实话说我有点累了……”为什么会累啊……明明只是吃个饭而已啊……

……
眼皮好重……

要睡在马路上了么……

还好我不出名……


醒来是陌生的天花板,和身下陌生的床,还有手上陌生的触感……

?!

是的,此时袁平被摁在了酒店的床上,被刚见面没多久的廖思杰。早知道见网友如见虎,啊啊啊啊太大意了啊!

“喂喂喂你冷静一点││”

原本一手抓着袁平手腕一手在枕头下捣鼓着什么的廖思杰被吼得一惊,一双黑色的大眼睛睁得如同受惊的兔子。看见袁平清醒过来倒也没有慌,反而笑着回到:

“醒了啊!我正好拿润│滑剂呢。”说完还摇了摇手上粘稠的液体,扔到一边就想脱掉袁平的裤子,细长的手指却怎么都解不开繁琐的腰带,这正是这段时间给了袁平挣扎的机会:

“你这犯法的啊!现在停手我就考虑一下不报警……唉唉唉……别弄了啊!”膝盖曲起试图阻挡跪在她胯│部手忙脚乱解着腰带的人,似乎是起了作用,又或是嫌麻烦。廖思杰终于停手,泄力一般坐在袁平平坦的胯│部上,再抬头时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笑着说到:

“好吧,那就换你来上│我吧~”

唉???


tbc.